网站公告: 北京鼎垠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诚挚欢迎您的光临...

INDUSTRY INFORMATION

公司新闻

SERVICE PHONE 010-89728900

点阵激光手术 为大面积烧伤病人带来希望

文章来源:    时间:2017-10-18

2014年“8·2”昆山工厂爆炸事故、2015年“6·27”台湾八仙乐园粉尘爆炸事件等突发事件中遭遇大面积烧伤的病人,如今在上海迎来了“重生”。不再需要去中国香港、新加坡,甚至美国、英国,他们可以直接在上海接受世界先进的剥脱性二氧化碳点阵激光手术,以改善遍布全身的瘢痕问题。

近日,上海长海医院烧伤科夏照帆院士、执行主任朱世辉和副教授吕开阳一起,为一名65岁的烧伤患者双足、下肢、臀部的增生性瘢痕实施剥脱性CO2点阵激光瘢痕微创松解手术。中国青年报 ·中青在线记者了解到,这名患者全身53%的面积三度烧伤,此次长海医院为其进行的一次性36%烧伤面积瘢痕点阵激光微创手术治疗,属国内首次。3小时手术出血不到5毫升,一个月后 “瘢痕明显消退,瘢痕瘙痒明显缓解”。

找遍世界各国,高新技术就在身边

18岁的香港女孩叶某,去年6月在台湾八仙乐园“彩虹派对”粉尘爆炸事故中受伤严重,全身有37%的面积三度烧伤,19%的身体皮肤进行了植皮手术。

一般人可能无法想象烧伤瘢痕除了不美观,还会给患者生活带来多大的痛苦和不便。叶妈妈告诉记者,小叶的烧伤主要集中在手臂、大腿、小腿和脚踝处,因为“太丑”,孩子夏天不敢穿短袖衫、短裙。不仅如此,瘢痕部位还瘙痒难耐。“谁都知道不能抓痒,但忍不住要去抓。”抓痒后,瘢痕部位皮肤红肿,最坏的情况下会抓破、出血、化脓,造成二次创伤。这种瘙痒,哪怕是自制能力较强的大人,也难以忍受。

到长海医院进行点阵激光治疗前,即便是短短两三分钟的刷牙时间,小叶也需要两条腿不断交替缓解疼痛。而这种烧伤后的大面积瘢痕,几乎没有特别有效的治疗方法。叶妈妈长期活跃在台湾八仙乐园爆炸事故家属群里,她告诉记者,自己和受害者家属们曾寻求过中国香港、中国台湾、新加坡、日本、美国、英国等多个国家和地区烧伤科医生的帮助,均被告知“此病无解”。

常规的治疗方式,就是先进行药物、物理治疗,再在若干年后,待瘢痕稳定后,择其主要进行瘢痕切除植皮手术。这相当于在原有瘢痕基础上,增加新生伤口,而且对大面积烧伤患者而言,由于其可供移植的自体皮很少,这一方法基本不适用。

每天晚上,叶妈妈夫妻俩轮流在女儿的瘢痕上涂抹药物、按摩、按压,以期通过这样的物理治疗改善瘢痕状况,但收效甚微。女儿手指关节处的瘢痕,正在一天一天“侵蚀”她的行动能力,从最开始可以稍微弯曲,到后来瘢痕增生导致手指无法弯曲行动。

从去年8月到今年3月,叶妈妈甚至连世界各国的整形美容机构都找过了,也没有找到有效的方法,“一是面积太大,激光手术做不了;二是伤后时间太长,没有及早介入治疗”。

今年春节期间,她在一名香港医生的推介下,找到了大陆开展此技术、治疗大面积瘢痕病例数较多的长海医院烧伤科副教授吕开阳,“看到希望了。”叶妈妈说。

国际先进技术“搭配”中国“大陆”

点阵激光(fractional laser)并非是一种激光器,而是指激光器的一种工作模式,只要激光光束(光点)的直径小于500μm,并且激光光束有规则地排列成点阵状,这时的激光工作模式就是点阵激光。

吕开阳告诉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,瘢痕增生的治疗,非手术方法包括激光、瘢痕贴、压力衣、药物涂抹等,手术方法包括切疤、植皮、扩张器、皮瓣等,“要么效果不确定,要么二次创伤严重,能够高效、全面地治疗大面积瘢痕的方法很少”。

美国专家使用的超脉冲剥脱性二氧化碳点阵激光技术,此前并不被世界各国烧伤科专家所广泛了解。一方面,它之前主要被用于小面积瘢痕治疗,效果确切,但是用在大面积瘢痕患者效果如何,国内外专家经验不多;另一方面,曾有专家应用该技术时,造成术后感染,瘢痕增生反而更加严重,导致业内对该技术产生怀疑。只是近年来,点阵激光技术对瘢痕治疗的重要意义才逐渐被学界所认可。

世界各国专家“又爱又怕”的新技术,在配上了长海医院烧伤科医生们的“大脑”后,产生了神奇的效果。该院运用新技术进行的近千例烧伤瘢痕微创手术,实现了99%以上的有效率,患者疼痛瘙痒明显缓解,外观明显改善,瘢痕再增生、术后感染情况几乎没有出现过。

18岁的小叶,如今打算在去英国留学前尝试穿上短袖衫出门。她在经过两次点阵激光治疗后,皮肤光滑了许多,膝盖、手肘部位的瘢痕牵拉也得到明显改善。“以前走路有点怪怪的,现在很正常了。”叶妈妈说,女儿瘢痕己从治疗前的黑红色,变成了现在的肉粉色。

“8·2”昆山工厂爆炸事故受害者、49岁的苏女士,在经过七八次点阵激光治疗后,终于能够抬起头来了。她在那次爆炸事故中,全身98%面积烧伤,浑身上下只有一只脚的皮肤是完整的。

她告诉记者,自己颈部牵拉问题突出,术后曾一度因为牵拉疼痛,抬不起头来。侧躯干瘢痕瘙痒问题也曾令苏女士一度难以忍受,“身体不动的时候,就奇痒难受;身体动起来,就牵拉疼痛”。

如今,她不仅可以舒舒服服地睡个整觉,还有了“重新变美”的期许,“我还要把面部的疤痕整一整,你看,我的嘴唇己经恢复原状了,脸上很快也会好的”。

电话:13901155738     传真:010-89728900 地址:北京市昌平区南邵镇景兴街18号院企业墅上区
技术支持:万域网络        Copyright © 2017 北京鼎垠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